港鐵:心繫生活每一程(音樂人除外)

港鐵大圍站 (Photo: WiNG)

與音樂界為敵

一部古箏,兩部大提琴,港鐵成了香港音樂界公敵。

上星期一位背負古箏的女學生被逐離港鐵大圍站,已引發市民熱切討論。然而港鐵非但沒有聆聽年輕人的聲音,更先後在星期日於紅磡站驅逐一位少年大提琴手,及在星期三在大圍站驅逐一位浸大音樂系的大提琴學生--這次更發出警告信,明言再犯即罰款。連串事件在網上揭發後,港鐵即成眾矢之的。

有關港鐵執法不公(無視水貨客,卻對樂器學生「秉公辦理」),網上已有大量討論,而且大部份意見都同情樂器學生及音樂人認為應對他們酌情處理,可謂誰是誰非已有公論。

本地傳媒爭相報道不在話下,浸大學生那件事,已在國際著名弦樂雜誌The Strad作網站報道,而著名英國毒舌樂評人Norman Lebrecht主理的Slipped Disc也報道了同一事件。

謝謝港鐵,你對音樂學生的「關愛」讓香港「揚威海外」!

間奏曲:以訛傳訛

香港管弦樂團大提琴首席鮑力卓(Richard Bamping)出於憤慨(不只因為那兩位年青樂手,詳見下段),星期四致電港鐵查詢有關攜帶大提琴乘搭港鐵事宜,獲告知根據規則,超出長度限制就不能入閘,大提琴並無例外,而當鮑力卓查問若以乘搭民航機慣例為大提琴購票能否通融,對方亦回答此路不通。義憤填胸的鮑力卓今天於是在Facebook寫下這條只限朋友的status:

螢幕快照 2015-09-25 上午1.36.13

網媒蔓珠媒體在Facebook很快就截圖並製圖轉載,也附上中文翻譯。

螢幕快照 2015-09-25 上午12.49.52

從鮑力卓的status從上文下理,並無直接指出該句「膽敢攜帶大提琴的琴手….」是轉述職員回應,可以理解這是他以激動口吻,將從港鐵職員口中確認大提琴不能入閘的資訊向朋友通告(他總不成把整個電話對話貼上吧?)。蔓珠媒體的中文翻譯也沒有詮釋「膽敢攜帶大提琴的琴手….」為一轉述句。可是,神推鬼㧬之下,那句話卻被誤傳成是港鐵職員的無禮回應……

螢幕快照 2015-09-25 上午12.24.12
《蘋果日報》標題指「夠膽帶入站 將不被歡迎」一語為港鐵職員之回應(2015/09/25 00:24截圖)
螢幕快照 2015-09-25 上午2.20.28
D100為港鐵職員的「話語」製圖,並在FB邀請網民廣傳(2015/9/25 02:20截圖)

筆者向鮑力卓求證,他告知筆者那段說話不是轉述,而是他用自己的字眼撮要從港鐵職員得到的訊息。原文照錄如下以作澄清:

Hi Leon – that’s correct – it’s my interpretation of what was said on the phone and it was taken from my personal Facebook page without my permission incidentally. The lady from the MTR (Phoebe) was actually quite apologetic saying she was aware of the newspaper article and knew what a cello was but stated very clearly that any object exceeding 130cm in any of its dimensions would not be allowed and the passenger would be told to leave the station. She also said that there was no possibility of paying for an extra ticket.

This has all been confirmed by others who also called the hotline and indeed by cellists who were turned away from stations throughout the day. One friend was trying to board a train in Sheung Shui and was told her ‘stuff’ (the cello) was too big to take on the train. She argued saying that she took the train every day with her cello with no problem but she was surrounded by MTR staff and told to leave the station. She has already lost work thanks to the ban as some of her students cancelled their lessons because they didn’t know how to get to her house without the MTR.

Thank you Leon for your integrity and for taking an interest in our plight. Let’s hope the MTR will see sense and rescind their ban on cellists!

(此私人訊息已獲鮑力卓授權轉載)

由此可知傳媒(如《蘋果日報》)的引述是錯誤,港鐵職員從無說過「膽敢攜帶大提琴的琴手……」--事實上鮑力卓的原文的確沒有說過港鐵職員作出該句陳述。

但更重要的是,鮑力卓也揭發了大提琴手被逐出港鐵不只網上流傳的兩宗!而且受害人也不限於學生--正如他舉例說一位教授大提琴的友人在上水也遇到相同遭遇,更因港鐵嚴打大提琴而影響其學生上課!到底還有多少音樂人遭殃?除了古箏與大提琴,還有甚麼樂器的學生及樂手曾遭港鐵下逐客令?這實在令人憂慮。

為何要我們的音樂學生舉步維艱?

就在少年樂手被逐當天,筆者認識的在另一本地青年樂團擔任大提琴手友人與另一大提琴手排練完畢後在旺角東站月台候車回家,月台職員即上前指示他們到車尾上車以免阻礙其他乘客,而該職員也一直「護送」他們至車尾才離開。友人表示習琴多年,乘搭港鐵的不便頂多是車廂擠擁時被其他乘客「有意無意」地碰撞,而職員方面有時出入閘時反倒會主動打開閘門讓她方便進出。可是受到港鐵職員勸諭往車尾上車,星期天還是首次。友人更提到,在古箏學生事件之前,她與她的友人近月已察覺到港鐵職員每逢見到他們帶著大提琴,都會刻意高聲提醒「大型行李請使用升降機、闊閘門」,但完全想不到現在大提琴已變成令大提琴手隨時被逐出車站的「不受歡迎行李」。

當同類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這不可能是部份「熱心」職員勤力執法的個別事件,更似是港鐵內部向前線職員發出嚴查「違規」樂器指引的結果。港鐵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行動?是哪一個層級的領導向前線員工發出這樣的指引?筆者相信香港音樂界都極想知道真相,也希望能夠爭取合情理的改變。

香港管弦樂團現任董事局主席蘇澤光在1995-2003是地鐵公司(按:兩鐵合併於2007年)主席-就是那個大提琴手乘搭鐵路仍不用擔驚受怕的年代。不知道位居香港旗艦樂團龍頭的蘇主席看到舊公司今天如此對待音樂人,他會有何感想?我們可以期望他能在這場不明不白的風波中挺身而出為音樂人據理力爭嗎?(但有趣的是,已知出事的車站均是東鐵線亦即原九廣鐵路,背後有其因由?還是其他路線的同類事件還未曝光?暫無從稽考)

鮑力卓與筆者的對談也提到,這件事最令他失望的,是港鐵的行徑打擊了音樂學生追夢的動力--的確,一直以來也沒有人認為隨身攜帶大提琴有問題,世界各地的鐵路大都不認為隨身攜帶大提琴有問題,可是突然間,我們最廣為應用的大眾運輸系統告訴我們原來攜帶大提琴乘搭鐵路是有問題的。

港鐵自稱「心繫生活每一程」,那麼音樂學生的生活呢?

撫心自問,大提琴手帶著大提琴真的這麼擾民麼?(別反問甚麼「音樂人大晒啊?一陣你又搬harp又搬timpani點算?」,come on,這只反映了你沒有常識….. fine, I know 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港鐵早已完美示範。)

片中當然不是香港,那是巴塞隆拿。片段來自西班牙導演Pere Portabella於2007年拍成的《Die Stille vor Bach》。在2015年9月24日,香港音樂人之間在Facebook爭相分享,為的,是哀悼這個反智城市。

2015/9/25 14:33更新:
1)樂評人洪思行發起網上聯署,旨在給予港鐵輿論壓力,重新檢示其不利音樂人的規則。
2)香港管弦樂團於其Facebook專頁發文表示正在了解事件並希望協助解決事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