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交響夢

2006年10月16日,日劇《交響情人夢》在富士電視台首播,今天剛好十周年。

下面的一篇關於《交響情人夢》的舊文寫成於2007年八、九月間,原載《Hi Fi音響》,那時電視劇已經在香港播放。後來香港管弦樂團又兩次推出《交響‧情人夢的音樂世界》音樂會(2007年11月, 2009年2月),也是找我撰寫樂曲介紹(後來他們2010還趁電影版上畫又再搞多一次)。現在才發覺為這部劇寫了不少文字。

整整十年了,風行一時的電視劇最終有改變過現實世界嗎?看來還是沒有多大分別:台北愛樂還是打回原型、友人的樂團好久沒有演出了。而事實上,早在電視劇剛放完已有人不表樂觀(劍心:《評論~交響情人夢》,今天才看到的)。

人愈大我愈相信,悲觀一點會活得更好。

*   *   *

《來自日本的跨媒界古典音樂旋風-交響情人夢》(2007)

一本少女漫畫在推廣古典音樂可以有多大威力?可以讓唱片公司以故事中人物的名義推出一張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的唱片賣過五萬張;可以在改編電視劇播出後原聲大碟推出即打入Oricon唱片榜第七位;可以在台灣播映該電視劇之前已有樂團以劇集之名搞音樂會,而且門票三日內售罊;可以使一班未曾加入樂團的香港學生如受感召的毅然加入一個新成立的業餘樂團。

這就是二之宮知子《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Nodame Cantabile,意即「如歌的野田妹」)。

從少女漫畫出發

1989年出道的日本漫畫家二之宮知子於2001年開始其作品《交響情人夢》,。故事以因心理陰影無法乘飛機及搭船出國深造指揮的音樂天才千秋真一,與及具過耳不忘能力但立志當幼稚園教師的古怪鋼琴女學生野田惠(書名的「野田妹」是其他角色對她的暱稱)。漫畫首九期都在桃丘音樂大學(虛構)發生,之後千秋真一克服心魔,與野田惠一起到法國,現已出版至第十八期,千秋真一已經成盧馬列管弦樂團(虛構)的首席指揮。

這部以音樂學生為主角,情節有瘋狂搞笑、有談情說愛、有為理想奮鬥,這部能滿足不同讀者的漫畫獲得頗大成功,2004年獲得第二十八屆講談社漫畫獎少女漫畫組大獎。相關商品也甚有銷量,以主角千秋真一及故事中的業餘樂團R☆S樂團名義推出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唱片在2006年竟有五萬張的銷量。

電視劇帶動古典風

富士電視台2006年9月起,先後播出分別由自己製作及由動畫製作公司J.C. Staff製作的電視劇版及動畫版。首先登場的是電視劇,該劇後來在日本第五十一屆日劇奧斯卡得到六項大獎,可見認真製作。例如第一集講述仍是兒童時代,隨鋼琴家父親到布拉格的男主角,遇上指揮大師Sebastiano Vieira,更結成好友深受影響而立志成為指揮家云云。該段劇情在布拉格實地取境不特止,該指揮大師一角,竟找來捷克愛樂樂團首席指揮Zdnek Macal客串演出,以英語跟日本小演員大演對手戲,此外也當然不少得Macal指揮捷克愛樂的演出場面。可以說只需一集已可見到日本人的製作認真,而往後的劇情,看著一班明知不懂樂器(只有飾演鋼琴學生的上野樹里曾學鋼琴,她較早前為了拍攝《喇叭書院》而學的色士風用不著了)的演員如何靠拍攝前特訓與剪接效果變成器樂高手,也足教觀眾看得過癮。(題外話:從此劇發現最難扮得像樣的竟然是唱歌與指揮!)

電視劇版一推出,將漫畫本身的威力再次放大,甚至將貝多芬第七交響曲及歌舒詠的《藍色狂想曲》捧成比流行曲一般的大熱金曲:新日本愛樂樂團的手機聆聲下載服務,貝七的下載量在劇集播映後急升二十倍!而電視劇原聲大碟(東京都交響樂團演奏,部份團員也在劇中的演奏擔任群眾演員)更在開賣後即登上Oricon每周銷量排行榜第七位,打破了馬友友以古典音樂開賣打入第八位的紀錄。

除了令男女主角玉木宏與上野樹里上位成日本一線紅星,古典音樂也因此該電視劇而使古典音樂也成日本年輕人的「潮物」,日本有人稱之為「野田惠現像」。

風潮從網絡散播

劇集在2006年最後一星期完結,隔了半年才分別於台灣(七月)及香港(八月)的電視台播映。不過,這股風潮在大中華的散播,其實一直與日本同步。這是因為網絡上一直有好些有心人以好些渠道得到最新的日本劇集(我是指所有劇集),然後義務配上中文字幕,再以bt形式發佈。由日本首播到字幕版可供下載,歷時只需三天,換而之,日本逢星期一播映新一集《交響情人夢》,網絡則是逢星三上載新一集字幕版!播映完畢後,又自然有網友整理之前所有集數再次全套發放。

因著這種在cyberspace進行的「中日文化交流」盛況,《交響情人夢》的熱潮早就吹至港台兩地,在台灣的電視台正式播放時,潮流就是一觸即發。

民間樂團生機

台灣的電視台緯來日本台在七月中開始播放《交響情人夢》,各方人馬竟然未發先至,在首集播映前已有放行動,以求在可以預見的熱潮中得益。Sony-BMG當然把日本分部的原聲大碟立即引進台灣,而包括Sony-BMG在內的四家唱片發商(金革、EMI、環球)都就著劇中出現的音樂推出連解說的精選集,務求大家想預習音樂知識或是意猶未盡之時選購他們的出品。

買唱片是舉手之勞,能把觀眾帶入音樂廳才是真正本事。由已故美國指揮家梅哲(Henry Mazer)創立的台灣愛樂管弦樂團在大師離世後雖有Alexander Rudin坐陣數年,但始於未能重震當年聲威,想不到《交響情人夢》竟成轉機。有見漫畫、劇集與動畫均有年青人中流行起來,樂團在5月預定了在8月26日在國家音樂廳舉行《交響情人夢》主題音樂會,又成立部落格徵集樂迷對是否舉行音樂會、如何為音樂會命名以至選奏哪些樂曲的意見,結果7月1日首日開賣即售出五成門票,三日後門票售罄──這時離劇集台灣首播(7月23日)仍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最後,樂團決定在音樂廳外開設戶外轉播,有如柏林愛樂樂團與倫敦交響樂團訪台的空前盛況。

樂團有見及此,更在正式演出前,舉辦室樂演奏會作暖身以維持大家的興頭(因為緯來日本台每日播放,所以十一集的劇集只花個多星期就全部播映完畢),7月28日先在第十屆開拓動漫祭舉行演出,再在8月19日於梅哲紀念館再演一場「室樂版」。

靠著《交響情人夢》,一次過賺盡名聲與票房,相信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的領導層對這麼好的成績也是始料不及。

能在香港成風嗎?

之前說過,港台兩地的日劇風潮與日本是同步進行的。我身邊很多朋友,尤其在大學主修音樂的朋友,都是同步或早在今年年初就看畢全劇,也為之著迷。大家都說這部作品中不同音樂學生的學習經歷,都能引發會心微笑;而他們的各式遭遇與煩惱,都很能刺中他們的要害:「為甚麼要學音樂?」、「我的藝術水平就是僅此而已?」、「怎樣才能成為音樂家」、或是相反的問題:「為甚麼非要成為音樂家不可?」這些問題與煩惱都是他們實實在在經歷過。其實把「音樂」轉成任何一門學科任何一份職業,這些問題就能夠涵蓋所有人,這正是漫畫/劇集/動畫能夠把非古典樂迷也為之傾倒的原因,而古典音樂也藉此在日本與台灣多了一個影響人心的機會。

那麼香港呢?翡翠台的播映模式根據日本的每週一集,即是十月才播映完畢,還有一季時間發揮效力。除了街上很多少男少女玩NDS的《交響情人夢》遊戲,似乎未見有甚麼影響,其實不然。

友人早年與其拍檔成立了一隊業餘室樂團,年初擴充成管弦樂團,一位拍檔於是到某香港熱門討論區的音樂版「招兵買馬」,反應竟出奇地好!更令友人驚奇的,是應徵者很多是中學生,曾學樂器但又從無樂團經驗,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因為看過日劇《交響情人夢》,覺得在樂團演奏的經驗很有趣,也很「有型」,所以一見機會立即把握云云。他們樂團的私家討論組,很多團員所用的頭像或是簽名檔也是該劇劇照。

《交響情人夢》至少讓香港一小撮人燃起在樂團演奏的興趣,之後的,就要走著瞧了。

*   *   *

今天回想,我想唯一實際影響,是證明了管弦樂手也可邊跳邊奏吧?我未看到說法Orquesta Sinfónica Simón Bolívar跳著舞演奏《Mambo》是不是從日劇學回來,但2014年的韓劇版,卻肯定是取材Orquesta Sinfónica Simón Bolívar--我甚至懷疑劇組用了該委內瑞拉樂團的錄音作soundtrack……

2006年日劇版

2007年Orquesta Sinfónica Simón Bolívar Live at Lucerne

2014年韓劇版

2016絕密訪港?莫斯科愛樂樂團 Mosco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知道莫斯科愛樂會來香港沒有?」「我不知道!」或者說:「真的嗎?」到Facebook上,貼廣告相,多爭說莫斯科愛樂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不知道莫斯科愛樂來港,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google一下,去看個究竟: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14-%e4%b8%8b%e5%8d%884-57-11

深圳音樂廳網站是google「"莫斯科愛樂樂團" “香港"」排名第二的結果。排名第一的是聖彼得堡愛樂2003年訪港的政府新聞稿,要到第六名才是關於香港場次的網站,而且是文化中心循例上載的每月節目表而不是主辦單位的宣傳網站。如果只google「"莫斯科愛樂樂團"」,要到第二頁才見到文化中心的結果。

*   *   *

上面戲仿李廣田《花潮》,已經誇大了莫斯科愛樂訪港的「震憾」程度。實情是這場神秘音樂會,沒有網站提及(主辦機構網站沒有提及架設專屬網站更沒可能)、沒有「網絡見得到的媒體」(不限網媒)報道、沒有社交網絡廣告(FB, IG, YT etc.)、沒有KOL提及。9月15日開售以來,我就只有兩個朋友在Facebook提及過這場音樂會。

然後,我翻江倒海才找到主辦機構之的一張Facebook照片(只有兩次分享):

再於Facebook搜尋售票網址,又只有一個「朋友」分享過,就是我兩位提及過這場音樂會的朋友之一:
http://www.urbtix.hk/internet/zh_TW/eventDetail/30578

目前唯一見過的實物宣傳品是文化中心大堂的走馬燈箱(即是你路過不一定見到這一面):

14590127_10154145375309195_3345030031727608395_o

演藝節目搞手都知道,宣傳愈是舖天蓋地,代表票房愈差--所以才要谷啊!票都賣完還需要瘋狂落「三場七折抵過預訂」之類的廣告嗎?你想想近年見過有甚麼演藝節目的宣傳是連你上內容農場或是等地鐵也會見得到,就可猜到該節目一開始的銷情如何。

大概,憑著2007年香港藝術節三場銷情極佳的音樂會,Yuri Simonov與莫斯科愛樂樂團再度訪港,還要加上鋼琴家陳薩,演奏下列的熱門曲目,應該如黃子華楝篤笑一樣,9月15日開售即秒殺。又或者既然是主辦單位慶祝五十周年,也許早就留了大量自用贈票不為公開發售靠各界友好就坐爆兩晚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也就不用花工夫宣傳吧!

十一月一日
蕭士達高維契:節日序曲
拉赫曼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
拉赫曼尼諾夫:第二交響曲

十一月二日
柴可夫斯基:《天鵝湖》、《胡桃夾子》、《睡美人》選曲
蕭士達高維契:第二鋼琴協奏曲
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

但是,我去了URBTIX一看,即被那充滿海量可供選購座位的畫面震懾--或者應該這樣說:沒有宣傳之下竟然有票賣得出已是很厲害。(我衷心希望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好奇的去URBTIX買票,會發覺畫面顯示海量的是已賣出座位)

這可以說是一個大膽的實驗:一個傳統媒體單憑一己之力「宣傳」一場紀念自己五十周年的音樂會(如有……我在Wisenews完全找不到報道……),幾近不在網絡世界做宣傳,到底那四千多個座位會有甚麼下場?

但抱歉,實驗結果可能要委屈Simonov大師、一眾俄羅斯樂師與陳薩了,也實在替一眾演出者及與時代脫節的主辦者感到可惜。

弔詭的是,我發表這篇文是不是宣傳?

gasteig-empty

這是Vladimir Jurowski與倫敦愛樂9月26日在慕尼黑Gasteig愛樂廳見到的情景…..下個月會輪到Yuri Simonov與莫斯科愛樂到香港親身經歷?(圖片來源:Slippedisc.com

 

-----
P.S. 其實Facebook的唯一宣傳裡購票資訊有這一句:「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節目—音樂—西樂團音樂—Nov1-2)」,小編連urbtix link不能直接share也知道啊!雖然他還是不知道改URL的破解法。

中英樂團在璇宮(1954-55)

1952年開幕的璇宮戲院,在歐德禮的用心經營下,成為香港重要的古典音樂舞台。在沒有專門音樂表演場地的日子,地位儼如「香港音樂廳」。

《璇宮戲院點將錄》一文,筆者與大家回顧了從外地訪港的國際級藝人的演出概況,大家不難發現當年中英管弦樂團(Sino-British Orchestra,香港管弦樂團前身)的足跡。從1954年到1955年約一個樂季多一點的時間,中英管弦樂團在璇宮戲院至少參與過五場演出。

遊走禮堂

中英管弦樂團於1947年成立,1948年4月首演,場地是聖士提反女書院禮堂(詳見《港樂血緣報告》)。樂團為接觸更多觀眾,音樂會多數在港九兩地各演一場。

香港場次,從創團開始一直以聖士提反女書院為基地,至1951年皇仁書院新禮堂落成才改以皇仁作港島主場。九龍場次方面,以拔萃男書院演出為主,有試過在西人青年會(今尖沙嘴YMCA)搬演,而1953年培正中學新校舍建成後也試用一次,但僅一次而已,之後還是回到男拔作為九龍主場。

璇宮首演

1954年6月10日,樂團首次登上璇宮戲院舞台。該場音樂會是樂團1953-54樂季的第三次演出,也是樂季閉幕演出。一如樂團一貫作風,音樂會邀請了歌唱家作聲樂表演暖場,這次是女中音周宏英及鋼琴伴奏周宏俊。演唱了四首歌:葛路克《J’ai Perdu Mon Euridice》(選自《Orfeo ed Euridice》)、聖桑《Aime! Eros》、陳田鶴編曲《在那遙遠的地方》與黃自《天倫歌》。

樂團演出部份,由富亞教授(Arrigo Foa)指揮,白德(Solomon Bard)擔任樂團首席。曲目有羅西尼《西維爾理髮師》序曲、巴赫《D大調第三組曲,BWV 1068》(四首選段)、愛爾蘭(John Ireland)《田園小協奏曲》及法朗克《交響變奏曲》。當中《交響變奏曲》的鋼琴獨奏由本地鋼琴家阮詠霓擔任,而六日後原班人馬更到香港電台演奏《交響變奏曲》作廣播演出。

中英管弦樂團,即將進駐璇宮。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9-13-%e4%b8%8a%e5%8d%887-00-35

《華僑日報》1954年6月10日

伴奏大師

上面的演出預告最後一句說「夏季來了,我們短期內不再會有音樂(欣)賞的機會」,其實個多月之後就有了。1954年7月23日,波蘭鋼琴家史密脫林(Jan Smeterlin)訪港的最後一場演出,中英管弦樂團應邀為大師伴奏鋼琴協奏曲(確實曲目待查)。

在上一篇文章,筆者引述1954年5月24日《工商日報》,提到該次演出使用私人借用的Grotrian-Steinweg大鋼琴。其實,琴主杜蘭夫人(Betty Drown,《工商日報》譯「地當夫人」)正是在七年前在中英學會音樂組會議上發動成立管弦樂團的人。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9-13-%e4%b8%8a%e5%8d%887-47-19

杜蘭夫人(中)與ZBW的同事(來源:港樂十周年特刊《慶祝》)

樂在璇宮

經過兩場在放學時份舉行的學生專場(12月1日拔萃男書院,12月6日香港大學)作預演,1954年12月7日,中英管弦樂團1954-55樂季首場公演在璇宮戲院舉行,演奏舒伯特《羅莎蒙》序曲及第五交響曲、普賽爾(賀爾斯特編曲)《The Gordian Knot Untied Suite No.2》,還有跟周美美合作貝多芬第一鋼琴協奏曲。

翌年4月5日,中英管弦樂團參加第一屆香港藝術節(按:與今天的香港藝術節無關)的演出,獨奏者是連續三年在校際音樂節小提琴組別冠軍,年僅16歲的皇仁學生胡光,樂團指揮富亞正是胡的老師。

70newevening19550404a

來源:香港記憶

到了樂季尾聲(別忘了他們是業餘樂團,一個樂季確實只能應付幾場音樂會),7月5日的音樂會,同樣找來香港年青新星當獨奏。17歲的趙綺霞剛從拔萃女書院畢業,將赴英國皇家音樂學院(RCM)升學,所以也算她的暫別演出。音樂會上她彈奏了莫扎特A大調第二十三鋼琴協奏曲 K.488。誰會想到,七年後當香港大會堂落成,開幕節目Sir Malcolm Sargent指揮倫敦愛樂樂團的五場音樂會,趙綺霞是唯一獨奏者,而彈奏的是莫扎特另一首的A大調協奏曲(K.414)!

樂團兩日後原班人馬在港大辦了相同曲目的學生專場。

重返校園

不過,經歷了一個樂季的璇宮經驗,中英管弦樂團在1955-56樂季開始,還是重返皇仁書院的懷抱。而樂團也多了在香港大學陸佑堂的演出。九龍方面,伊利沙白中學落成後,也取代了拔萃男書院的位置。

到底是甚麼原因在一個樂季後離開璇宮戲院?筆者只能猜測。

對比樂團不同音樂會的演出資料時,很容易就察覺到璇宮戲院演出的開場時間特別晚:樂團一直以來都是晚上八點半開場的,但到了璇宮戲院,為遷就電影放映,都得在九點半方能開場,也許這會對樂團做成不便。

另一方面,秉承成立宗旨以音樂拉近不同族群,中英管弦樂團門票一向訂價不高。$5、$3、$2、$1四種價錢,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在學校辦演出賣這個價,在璇宮辦演出又是賣這個價,難道成本真的一樣嗎?恐怕不是吧。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9-13-%e4%b8%8a%e5%8d%888-53-27

當年璇宮戲院音樂會的宣傳品及剪報(來源:港樂十周年特刊《慶祝》)

儘管只是短短一年的時間,無論如何,中英管弦樂團終究在璇宮戲院舞台上曾經發熱發亮,將音樂帶給香港社會。

那麼,香港管弦樂團與皇都戲院,會有機會再續前緣嗎?

*延伸閱讀*
皇都戲院未死,只是沉睡-給鄭志剛的信》(8/9/2016)
雙城記-南京大戲院與皇都戲院雙城記-南京大戲院與皇都戲院》(10/9/2016)
璇宮戲院點將錄--數訪港古典音樂大師》(12/9/2016)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9-13-%e4%b8%8a%e5%8d%889-25-53

P.S. 翻開港樂1984年製作的十周年特刊《慶祝》杜蘭夫人的訪問中譯,赫然見到「帝國劇場」…… 拜託,Empire Theatre是璇宮戲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