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傳媒革命

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已有四十一萬人「Like」(2013/10/17 12:32am),才一天半….

------------

no

王維基今天宣佈裁員,我開始想他是不是真的瘋得完全不想後路,才要出此下策延續公司營運?

今天《主場新聞》訪問了《警界線》導演蘇萬聰:

「冇後悔(加入HKTV);唔關香港電視事、唔關王生事,我地完全係輸咗畀政府。對政府好失望、痛心,原本唔想去佔中,而家都想佔中。」

政府這次隨時捅了一個很大很大的馬蜂窩而不自知:明知傳媒力量強大而控制傳媒,最後卻隨時遭傳媒滅頂。昨天說香港電視擁有如此條件面對如此困境,大可發動「傳媒革命」重新定義電視廣播(牌照原來不包括提供大氣廣播頻譜,這笑話應讓王維基更加不用介懷「入屋」「不入屋」的問題。):可是如果對政府怨氣繼續升溫也感召了香港電視上下,他們直接搞革命也不無可能。

傳媒讓一國變天不是沒有先例,1988年智利公投,軍政府首領皮諾切特以為穩操勝劵最後輸掉公投而意外下馬,反對派的廣告戰也起著關鍵作用。電影《向政府說不(No)》(2012)的故事就是以這件歷史事件改編而成。

也許,今天的香港最後還是一如過去的運動,大家興沖沖一輪就不了了之,我們繼續當只懂大聲喧嘩的順民。但是,政府這次針對的是掌有一群創作人才及製作設備的「準電視台」,在網絡年代,他們要做實事(梁特首從競選講到現在也沒有做過的事)的話,他們可以做的,無論性質、規模與效果,可以超乎任何人想像!

傳媒的力量在於:它不會強逼你去做一件事,但它可以令你以為自己很想做一件事。

因為害怕,所以逼害--索福克勒斯筆下的拉俄伊斯*已嘗到惡果,今天的香港政府或是背後的老大哥的下場將會如何?

* 神諭告訴拉俄伊斯他的兒子伊底帕斯將會弒父娶母,他欲先發制人把兒子殺死,卻陰差陽錯未死的棄嬰給人收養了。長大後的伊底帕斯終於一如神諭所預言,在一次意外殺了他不認識的生父,娶了他不認識的生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