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克昌(上)

是中二還是中三?家中才購入第一部配備鐳射唱盤的迷你音響,從卡式錄音帶走進CD世界。我第一張買的唱片,是林克昌指揮名古屋愛樂樂團演奏丁善德《長征交響曲》。

照片

1978年8月19日名古屋錄音,監製Hiroshi Isaka,錄音師是Masaki Ohno。手上的金CD是1994年發行,那是BMG初購HK Records品牌及錄音之後重新推出的一系列舊錄音之一。(有機會得寫一篇文章談談HK Records,這與唱片零售商香港唱片無關)

因為年少無知,一度對紅歌非常沉迷,聽到交響曲中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就非常親切。加上丁善德壯麗的配器與高明的對位,也讓當時初迷上馬勒的我十分著迷。這唱片了成了我日聽夜聽的一張唱片,熟得連觀眾甚麼時候咳嗽、音樂廳的門甚麼時候打開也記得一清二楚!(那是一場音樂會實況加排練剪輯而成的錄音)。

後來聽過同是HK灌錄,由福村芳一指揮香港管弦樂團的版本,也聽過後來Marco Polo灌錄了由丁善德外孫余隆指揮斯洛伐克電台交響樂團的錄音,以及雨果唱片由麥家樂指揮俄羅斯愛樂樂團的錄音…….總覺得這個當年LZM老師評為「(被林克昌)刪節得非常奇怪的簡化版本」更動聽,總覺得這才是《長征》。

楊忠衡在《黃土地上的貝多芬-林克昌回憶錄》的序寫林克昌的中國作品錄音時說道:「我說『林克昌的音樂』而不說『中國作品』是有原因的。我後來聽了許多同曲子的其他版本,不乏沈悶呆滯,音色晦暗,暴露樂曲缺點者。老實說,要不是林老師把這些曲子舉重若輕,指得活靈活現,那麼我受到的震憾也許不會那麼大……」

------------------------

反正,林克昌的名字已經鑄在我腦子裡,但凡見到他的唱片,我必定會購買。唯一例外是他的《天方夜譚》,只是稍微猶疑了就不再得見,也絕版了。那三張柴可夫斯基交響曲是網上訂購;杜鳴心、吳祖強《魚美人》組曲是在佐敦裕華國貨無意中發現的;我甚至連靜靜躺在誠品敦南店那張《音聲海.世間燈》也不放過(我承認,這片到現在還沒有開封……)。

不過最瘋狂還是那批長榮錄音與錄影吧?找了很久到了長榮交響樂團的地址(那時國民黨還未賣黨產,張榮發基金會還在建國北路…..不懂搭公車,所以找了很久),到了禮品部,我徑自走到那陳列長榮交響樂團產品櫃子,把所有林克昌指揮的CD與DVD都拿下來(幸好都在,不像Henry Mazer的台北愛樂錄音已有不少絕版),然後臉不紅氣不喘的付款……想來也覺得過份。(不過也多買了一張林天吉指揮的DVD,剛好那時在播,此子看來不俗?)

那時候林克昌已經離開了長榮交響樂團,我以為,從DVD看到他的身影已是我跟偶像的最近接觸。直到2008年…..

------------------------

林克昌,1928年3月21日生於印尼婆羅洲馬辰巴利多河。出身清貧,機緣巧合下開始學習小提琴(結果是四兄弟都學弦樂,算上早逝的妹妹剛好是一隊鋼琴五重奏)。1946年考得獎學金(前期是荷蘭政府發,後期是獨立後的印尼政府發),與弟弟林克明到荷蘭學習(因為沒有客輪,只好投考軍艦服務員隨回國官兵到荷蘭),入讀阿姆斯特丹音樂學院(比Bernard Haitink高一級)學習小提琴,畢業後到巴黎音樂學院繼續深造,並隨George Enescu私人學習。為了履行回國服務的獎學金條件而學習指揮。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