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st is Noise:為張志偉說句公道話

我帶的是非職業合唱團,一年才兩場音樂會,平日排練都不一定全團出席,更不用說特地約所有團員出來拍宣傳造型照。所以音樂會現場拍照對我們來說,是為將來音樂會宣傳時,儲備演出照片作市場推廣之用的唯一途徑。

我兩位合作無間的攝影師為了最佳效果,都用他們那專業級的單鏡反光相機拍照。可是單鏡反光相機的設計,是拍照時必定有一下「咔嚓」的聲音--這是來自機身內一塊反光鏡,在拍照時需要一個上升再降回原位的快速動作產生。那個機械動作的噪音非常「清脆」,在古典音樂會絕對會造成滋擾。這些年來經歷了錄音師到觀眾的投訴後,最終還是狠下心腸,洗心革面不再安排他們在音樂會期間拍照(樂曲完結鼓掌除外),而「所需照片」則在演出當天下午排練時來個音樂演出少見的真正「dress rehearsal」,在沒有觀眾被騷擾的情況下,讓攝影師盡情拍個夠,也免卻他們為了我添置日常工作絕不會使用的器材。

的確,市面上是不少供單鏡相機專用的滅聲盒(例子),供拍攝音樂會或是電影劇照等需要完全安靜的拍攝環境使用。可是這些配件既昂貴又笨重,如非專門做這類拍攝工作的攝影師都不會添置。然而近年出現了一個更方便的解決方法:改用可換鏡數碼相機。以一般DC的拍攝原理製造,沒有那種機械聲響,但又可以透過特製接環使用那些「比機身貴十幾廿倍」的專業鏡頭(特別是足以應付黑暗環境的鏡頭),得而在黑暗環境得到最佳影像--換言之用上最高階的可換鏡DC加上專業鏡頭的話,那就可以無聲無息地拍出可以媲美用單鏡反光相機拍攝的音樂會照片。音樂會攝影老行尊張志偉先生就是本地少數有齊全滅聲設備的專業攝影師,而近年他也添置了可換鏡DC,說張志偉先生是香港「最安靜的攝影師」也不為過!

那麼,這位「最安靜的攝影師」早前為甚麼會出事?

----------------------

hkpoccw
在Google搜尋"hkpo+cheung+chi+wai"可以找到張志偉為港樂拍攝的作品

張志偉的大名可以說「細細個就聽過」。多年來在各大本地藝團的照片旁邊,時時見到那一行小字「Photo: Cheung Chi-Wai」,就知道他的江湖地位。從1993年開始舞台攝影生涯,廣受香港藝團及演藝節目主辦者歡迎。

靜音:他比任何人更專業

隱身在表演場地,為表演者捕捉影像多年,卻在10月18日一場音樂會老貓燒鬚,被獨唱家葛納(Matthias Goerne)指著要求停止拍攝。可是從事件後各界的反應,這文章似乎沒能還原真相,反而愈描愈黑,很多不在場的人單憑報道及評論,都誤會了當晚張志偉發出噪音騷擾觀眾,例如《主場新聞》的文章「不滿拍攝 男中音停止演唱 管弦樂團致歉」,讀者有如下回應:

「我明白這是攝影人員的職責, 但是現在很多專業的數碼攝影機都是可以靜音拍攝的, 為什麼不用?」

又或者從老友鼠.胡鴻文「從《半沢直樹》看香港管弦樂團攝影風波」一文見到讀者有以下回應:

「我吾在塲我唔敢向當事人有評論,但其實我們專業攝影師有些專業攝影設備(相機滅聲器)是專為音樂,劇塲或電影拍照用的(所有菏里活劇照攝影師必需釆用)這暗示專業的攝影師要以表演者或導演為先」

「正如另一位留言者所講,攝影師可以用滅聲器,或者選擇較不顯眼和遠離觀眾的位置。」

然而,據知情人士透露,當天張志偉使用的是Nikon 1 V2--一部不會發出聲音的可換鏡頭DC,事實上劉偉霖也是因為葛納表達不滿他才發現有人在拍照,足證張志偉拍攝時沒有發出聲響:

「筆者的位置在樓座第二行,拍照事件發生時,正在演唱的葛納忽然舉起食指,以為他是做輔助歌唱的手勢,筆者往手指的方向望,原來是有人舉起專業相機拍照,他在筆者的同一行,只隔了五六個位。」

他沒放下相機,維持了好幾分鐘,那首歌唱完還在拍。葛納出口了,他說:『請你別再拍照,你真的騷擾了我。』拍照者一臉傲氣,向葛納舉起他的職員證,兩人僵持了數秒,葛納繼續完成他的曲目,而拍照者再沒舉高相機,直到拍掌時段才再拍照。」

攝影師不會等這麼久才開始拍照,可見他的拍攝是寧靜得「只隔了五六個位的人」都沒有發現他在拍照,而劉偉霖隻字未提張志偉是否發出噪音。可是就是這遺留了這一細節(確不是重點因為葛納真的感到被騷擾),又加上後面主觀的細節(「隔了五六個位」而且環境昏暗如何分辨「一臉傲氣」與「一臉無辜」?),無意中就形成了「攝影師噪音騷擾音樂會」的誤會。這對一位致力舞台攝影二十年的專業攝影師來說實在是不白之冤!

誰動了攝影師的位置?

事件真正的肇因,顯而易見是拍攝位置問題。葛納在舞台上可以清楚看見觀眾,有人舉起相機,舞台上當然能夠察覺。他感到騷擾可能只是簡單如以為有聽眾拍照、或是他唱歌時不喜歡被人拍攝(就算是官方允許)之類,但他感到騷擾是視覺上(劉文提到「葛納沒他辦法,只好轉移視線唱他的歌」)或是心理上(發現了就算看不到就沒能專心下去惟有叫停)。於是問題就到了,為甚麼他會在那個騷擾演奏者的顯眼位置拍攝?

據悉,張志偉為港樂拍攝音樂會實況已經十年,從未有人投訴,甚至從未有人發現(我很好奇誰曾經在港樂音樂會見到他拍照,歡迎告知),因為一直以來他都是在諸如貴賓席或合唱席個別角落,用足滅聲設備進行拍攝。主場讀者如是說:「或者選擇較不顯眼和遠離觀眾的位置」。我也是音樂會主辦者,我可以斬釘截鐵說一句:攝影師的拍攝位置一定是主辦單位下的決定,更何況肇事位置是需要預留觀眾席(少賣兩張票啊!),這必須是主辦單位中的高層決定才能做得到。

讓我也來主觀地隨想一番:我是攝影師,都為你拍了十年,一直相安無事。主辦單位今次卻安排我在一個又顯眼又沒有角度的地方拍攝;拍攝途中被歌唱家揮手示意制止我拍攝,但我不拍怎麼交差?硬著頭皮繼續拍,歌唱家停下來開口著我停止,我除了舉起工作證證明我不是瘋狂觀眾還可以做甚麼?然後又要給一個不名來歷的人指著我問我是誰我幹嘛在拍照….你說怎麼辦?

真的,我替張志偉感到可惜。

鼠.胡說從攝影風波想到了「部下的苦勞是上司的功績;上司的過錯卻是部下的責任」這句日劇金句。看網民評論此事,成為眾矢之的一直是張志偉而未有人深究「誰是真兇?」,甚至誤會他連基本專業知識都沒有才闖禍。樂團方面可以發英文電郵表示日後小心處理,那張志偉呢?

「口碑」是攝影師賴以維生的重要資產,只希望行內賞識他的藝團與機構不會因此事以為他「忽然業餘」。我仍然期待張志偉為港樂拍攝更多精彩照片。

14/12/2013更新:有讀者回應道,當Goerne向Jaap示意暫停時,隨即見到攝影的閃燈。張志偉沒有配置閃光燈這閃光絕不可能來自他,換言之,騷擾到Goerne的更大可能是那位不守規則的觀眾。還是那一句:要是樂團安排張志偉在一向以來的隱密角落工作,何來如此無妄之災?樂團又何來尷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