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此世道,音樂何所用?

20140302-042148.jpg

見到劉進圖被襲,心中實在沉重—由梁天偉到鄭經翰,披血傳媒人又添一人,人神共憤。兒時看電影《神行太保》,劉德華常對林俊賢說「相信自己,我們當記者靠筆能救人也能殺人」。可是實情在面對暴力,也許我們真的束手無策,君不見電影結局所謂筆能殺人,只能體現為以筆桿作武器,手刃大奸角,最後仍是以暴易暴,似乎影人也對文字力量不以為已。

近幾年,看著社會的昏亂無日無之,我一直反覆思量一個問題:音樂還有甚麼用處?每當這個糾結浮現,我只能聊以自慰的對看己答道:「繼續做好音樂,繼續教好音樂。聽到的,學到的,音樂自然在他們有需要時發揮力量。」我想,我只能努力播種,但真的足夠嗎?

劉進圖的不幸遭遇,著實是之前排山倒海的暗湧後,繼李慧玲不尋常的是電被炒後,再來一枚震撼彈。到底還要挑釁到何年何月?香港的氣壓前所未有的低沉。

星期五收到通知,說中大新傳系集結了中大及浸大音樂系學生,星期六走上街頭,以音樂號召市民聲援劉進圖,參加星期日的遊行。就在西洋菜南街上,唱起《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甚至奏起蕭斯達高維契的弦樂四重奏—音樂與政治,從來就是密不可分。主辦的同學們也拼盡全力,雖有不足但仍能即時反應及補救,足見熱誠。見到中大音樂系的麥淑賢教授也參與支持,也見師生同心,令人欣慰。

大家的目標只有一個,走進群眾,以音樂為種子,散播追求自由的精神。在這個特定的時空,音樂就成了最有力的工具,把人們拉過來,停一停,想起想。

離開的時候,一眾同學落力地派發傳單,呼籲市民參加遊行,但願反應理想,能喚醒更多人對新聞自由的珍視陵於星期日向惡勢力表達誓不低頭。

但願如集會司儀所說,新聞工作者仍然能夠在一片海闊天空下,自由工作。

20140302-042011.jpg

20140302-042043.jpg

20140302-042054.jpg

20140302-042103.jpg

20140302-042118.jpg

20140302-042126.jpg

20140302-042138.jpg

廣告